体育训练科普网站
投稿

武大郎为什么不会武功?武大郎本来可以不死吗,3分钟就能看懂

作者:网络投稿 · 发布时间:2022-04-18 21:33:52 信息来源:网络 480

武大郎为什么不会武功?武大郎本来可以不死吗,3分钟就能看懂原文标题:武大郎为什么不会武功?武大郎本来可以不死吗,3分钟就能看懂


杨谈水浒系列第57集:

俗话说“不看水浒,总看三国。”现在想想,还是有道理的。

103010对犯罪的描写真实到让人不寒而栗,对青少年的影响很大。而《水浒传》讲的都是战术。老年人本身就有丰富的经验。对年轻人施加战术岂不是老谋深算?

《三国演义》中的详细描述已经到了令人恐惧的程度,让人不禁好奇施耐庵到底经历了什么。

如果我们把这些英雄故事拆开,它们不像故事,而更像是刑事案件的案例。今天就来说说武大郎投毒案。

杨谈水浒系列之五十七:潘金莲的作案手法不逊于吴用。她毒死武大郎的方法真高!

一,

关于这一块的细节把握,是相当精彩的:

一开始,卢体夏打了关西镇一拳,三拳过后,郑屠被打得上气不接下气。鲁达以为他在装死,想再玩一次:

“我看到那张脸渐渐变了……”

事实上,一旦一个人死了,他的脸确实会在一分钟内发生变化。

又有宋江杀了阎婆惜:

“老婆婆第二次叫的时候,宋江左手早把老婆婆按住了,右手却早掉了。她去找老太婆的儿子,拿了一把刀,血就飞了出来,那女人就吼。”

宋江肯定不是第一次犯罪了。很明显这是一条龙服务,没人查过他。

为什么阎婆惜“反对咆哮”?正是因为大动脉和咽喉被宋江割断,血才飞了出来,空气从气管里流出,无法发音,只剩下一声低吼。

还有一段对宋武打死西门庆的描述:

“我看见我的头低下来,我的脚抬起来,我撞到了街上,走向我的心脏.我直挺挺地站在地上,只动了动眼睛。”

我们村里有一个人,年轻的时候去河里游泳。他不了解情况,从桥顶跳了下去。结果他伤了脊椎,除了左臂还能动,瘫痪了。西门庆宋武从狮子桥饭店的二楼摔了下来。她大概率脊椎骨折,只剩下眼球可以玩了。

第二,

比如宋武的血溅到鸳鸯楼上,基本就是直接砍头:

"宋武冲进来,先砍了他的头。"

“宋武左脚早起,踢了一个筋斗,按住就砍了头。”

包括李悝jy杀李鬼,上来也砍了头:

“李悝jy抓住李鬼,把他推倒在地,拔出身旁的大刀,早把他的头砍了。”

宋武血溅鸳鸯楼的描述不像是故事,更像是刑事案件的卷宗,像是一个人的忏悔。

里面包含了你什么时候进的院子,谁先杀的,谁后杀的,你看到了什么,听到了什么,最后什么时候出来等等。

如果这些典型案例都有原型的话,那么毫无疑问,潘金莲毒死武大郎这一段是最让人毛骨悚然,心寒的。

潘金莲,王婆,西门庆合谋杀了武大郎,真的是大破。最后,他被宋武报了仇,他真的无缘无故地死了。

但是武大郎本身就有很大的问题:

第一,他们的婚姻不被人看好,仅仅是因为那个大家族为了发泄私欲,故意一分钱不要,把潘金莲嫁给了县里形象最差的那个。俗话说,不属于我的我不要,不爱我的我不爱。武大郎根本管不住媳妇,只好拧瓜。

第二,武大郎本身就弱。如果有大男子主义,他可以碾压潘金莲。毕竟那时候是老公说了算。可惜武大郎没有。潘金莲掌管一切。

第三,

当然,前两个问题并不致命,但关键是最后三个问题,这三个问题害死了他:

首先,他交了粗心的朋友。因为潘金莲,武大郎搬离了家乡清河县,无异于抛弃亲人。到了阳谷县,交了个朋友云,可惜云家里穷,眼里只有利益。这也导致他得知西门庆和潘金莲有了瓜葛后,首先想到了敲诈西门庆,最后被王婆打了一顿,才找到了连酒钱都不好的武大郎。

又是不自量力,武大郎得知西门庆跟潘金莲在一起,非要去抓他,人家都告诉他,西门庆功夫厉害:

“那西门庆肯定厉害到能把你打成这样。”

但他把宋武的话抛在脑后,以为自己能搞定,结果…

最后,我过早地暴露了我的想法。被踢到床上的时候,我明明想要潘金莲的莲花,却还用威胁的话来刺激:

“我弟弟武尔,你一定知道他的性格。如果他迟早会回来,他会放弃的.如果你不肯看我,就等他回来,而是和你说话。”

这导致潘金莲起了杀心,和王婆、西门庆一起决定毒死武大郎。

当然,武大郎是威胁,也没办法,毕竟他此时卧床不起,潘金莲却不给他饭吃,也不给他水喝:

“武大一病五天,没法勾搭。更有甚者,如果汤少了,水少了,就告诉女方不要天天做。我看见他化着浓妆出去,回来的时候脸就红了。”

武大郎不傻。潘金莲的这种行为,明显是要把他饿死。那他怎么会蠢到喝毒药呢?

四,

躺在病床上,武大郎无奈求助。这时,他只能寄希望于宋武,希望用二哥来威胁潘金莲。

果然,宋武回来后不会饶了你,潘金莲害怕了,便从西门庆那里得到了砒霜,王婆服下砒霜后做了这样一件事:

"王婆用手将这砒霜捻成细末,藏在妇人那里."

这是犯罪的一个细节,记录里有记载。事实上,砷确实是一种质地柔软的结晶固体。当时净化技术还不是很好。事实上,它是彩色的,但是扭曲了

成粉末后,颜色会变白,且有利于溶解。

可是,武大郎已经在防着潘金莲了,她怎么把这毒药灌进武大郎的嘴呢?

这时候,她的高超演技发挥了作用,她仿佛被武大郎的话给威胁住了,开始忏悔自己的行为:

“那妇人坐在床边假哭,武大道:‘你做甚么来哭?’”

她首先通过假哭来引起武大郎的注意,毕竟她们之间早就没啥情分了,早不哭,晚不哭这时候哭起来,武大郎肯定起疑啊。

随后潘金莲开始忏悔,说自己后悔了,不该跟西门庆鬼混,现在发现自己被骗了,所以想好好帮你养病:

“我问得一处好药,我要去赎来医你,又怕你疑忌了,不敢去取。”

随后,潘金莲便说出,自己问到了一处好药,但心里也知道武大郎会猜忌她,所以问他要不要喝。

这还用说吗,武大郎已经命悬一线了,他当然要喝了,但是药方还是要看的。

五、

那么,潘金莲取来的药方和药材有问题吗?

没有问题,这个药方确实是对症的,对武大郎的心口疼,毕竟当初西门庆一脚正好踢到心窝这里。

潘金莲买回药来,武大郎要亲自检查,要看看这个药方有没有问题:

“去赎了药来,把到楼上,教武大看了。”

这个药是没问题的,问题是潘金莲说医生讲的药要半夜吃,吃完了蒙上被子一睡,汗一出就好了。

这一点,武大郎就起了疑心了,半夜黑灯瞎火的,潘金莲要是把药方调换了咋办?所以,他并没有把药材还给潘金莲,而是枕在了自己枕头下,让潘金莲烧好水后,自己亲自泡着喝。

“生受大嫂,今夜醒睡些个,半夜里调来我吃。”

等到了晚上,潘金莲特意烧了一大锅水,水里还煮着一条毛巾,这条毛巾也是作案工具,后来用于擦拭武大郎中毒后吐的血。

毕竟是晚上,那时候又没有电灯,潘金莲点了一个碗灯,这种灯有个问题,就是能往上照,但照不到底下。

随后,她端着两个器具到了武大郎床边,一个是碗,一个是盏。其实就是一个大碗,一个小碗,大碗里装上了热水,小碗里铺上了一层白色粉末(砒霜)。

这时候,武大郎其实也挣扎着坐起来要确认一下进嘴的东西有没有毒,首先药方和药材是没问题的,他有一晚上的时间检查真假。

“那妇人先把毒药倾在盏子里,却舀一碗白汤,把到楼上,叫声:‘大哥,药在那里?’武大道:‘在我席子底下枕头边,你快调来与我吃。’”

六、

其次,潘金莲端给他的热水也没有问题,他会闻闻味道,甚至舔一舔看看有没有异味。

其实古代的毒药没那么复杂,比如砒霜,其实味道相当大,为啥每次砒霜下毒总喜欢下到中药或白酒里面啊,其实就是为了遮挡气味。

这一点,武大郎不傻,能尝得出来,所以,水是没问题的。

药没问题,武大郎自己保管的,水也没问题,武大郎闻过了,而粉末状的砒霜铺在了盏子底部,肉眼是看不出来的。而且当时又是晚上,点的是碗灯,武大郎躺着的床,总要比桌子矮一些,所以这里他确实疏忽了,没看到。

武大郎是亲眼看到治心口疼的药倒进了盏里,又亲眼看到热水冲进了盏里,这才放心,摆出要喝药的姿势。

结果没想到,潘金莲直接就要灌啊!

“左手扶起武大,右手把药便灌。武大呷了一口,说道:‘大嫂,这药好难吃!’那妇人道:‘只要他医治得病,管甚么难吃。’””

即使这样,武大郎还是不太放心的,他仅仅是呷了一口,也就是抿了一口,先尝尝味道,果然味道不对,他当时就提出来了。

但听到潘金莲这样解释,他又在怀疑自己的味觉,于是决定再抿一口试试,结果这一试,没提防潘金莲:

“武大再呷第二口时,被这婆娘就势只一灌,一盏药都灌下喉咙去了。”

本来武大郎想再抿一口判断一下,这个药究竟有没有问题,结果没想到被潘金莲直接灌下去了。

武大郎是万万没想到啊,自己事事小心,怎么还是着了潘金莲的道儿呢?

虽说,潘金莲的所有计谋都是王婆出的,但是就像演员演戏一样。演员不行,多好的剧本也是糟蹋,演员要是牛叉的话,烂剧本都能给演活。

由此可见,潘金莲的手段可一点都不低,这小婆娘,心狠手辣,演技到位,抓住了武大郎多疑的性格,要了他的命。

其实,《水浒传》中给人下药的,不仅潘金莲一个,在智取生辰纲时,吴用他们也是设计给杨志他们下药。

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,像白胜的人设是挑着酒卖给酒馆的,路过黄泥冈,所以也就不带喝酒的家伙,就算杨志去查他底细,也查不出问题。晁盖等人是卖枣子的,枣子是按斤称的,所以随身携带两个瓢也合情合理。

不管事态怎么发展,酒和瓢总会碰到一起,就算杨志等人死活不喝,吴用他们也有办法让他们强灌的,就跟潘金莲给武大郎灌毒药一样。

鬼知道施耐庵究竟经历了什么,怎么能写出这么精妙的作案手段?

标签:为什么武大郎不会武术(www.lstx8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