体育训练科普网站
投稿

为什么说武术是中国的传统文化?武术之力在筋不在肉,很多人不知道

作者:网络投稿 · 发布时间:2022-05-10 08:26:26 信息来源:网络 411

为什么说武术是中国的传统文化?武术之力在筋不在肉,很多人不知道原文标题:为什么说武术是中国的传统文化?武术之力在筋不在肉,很多人不知道


邱翔/文

同属于中国传统民族文化的武术和书法,以其独特的光彩闪耀在世人面前。不过看似没有什么关系,但两者有很多相似之处,尤其是在手法和理论上。而且,举一反三,可以举一反三,想到更好的东西。

中国书法蕴含着丰富的技术理论,蕴含着深厚的传统美学思想,在技术理论上与中国武术有许多相似之处。两者的比较和联系是武术智能训练的重要内容。如果想动,可以绕过类比。“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。”虽然书法和武术是一样的,但只要我们辩证地比较,而不是机械地比较,对发展武术运动员的智能训练会非常有益。有两个基本点可以比较和想象这两者:

\t一是同构。汉字虽然历经沧桑,但它是以象形文字为基础的,与西方由字母组成的文字完全不同。但武术中的许多拳种和拳法都有一定的象形特征,动作名称较为常见。就汉字的结构而言,是由笔画组织起来,形成一个完整的、不可或缺的方形整体,甚至有些书法家认为与人体是同构的。汉代书法家蔡邕《笔论》说:“书必有其形。如果你坐着走,如果你飞着走,如果你来了又走,如果你躺下又起来.只有到处都是图像,你才能被描述成一本书。”而武术以攻防为基本内容,表现人体的各种动作,讲究“动圆定方”。应该说框架上有很多相似之处。

\ t第二,认识和表达。本来,文字是人类社会生活中交流思想的重要工具,其基本功能是实用性,而书法是艺术的升华。除了表达思想的功能外,它还具有审美价值,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和艺术。中国武术源于人类的攻防格斗技巧,具有防御的实用价值。当发展成套路,就不再是简单的展示一些攻防技巧了。其穿透力的气势,飞扬的精神,生动的节奏也在营造一种不断的战斗情绪,具有审美价值。正如著名武术家蔡龙云所提出的,“只有当你置身于一个充满战斗的环境中,你才能完美地展示套路运动”。

在此基础上,拓展武术与书法的类比和联想,启发我们对武术技术的认识,从而提高套路运动的艺术修养。

1.象形理论

\t“物宜象形,色宜赋类”。汉字起源于象形文字。几经演变,仍有不朽的痕迹。这是造成中国独特书法艺术的主要因素之一。蔡邕在《笔论》中说:“对于一本书的正文,必在其形。如果你坐着走,如果你飞着走。若来若去,若卧若悲若喜,若虫食木叶,若剑长,若弓硬,若有象,可谓一书。”武术起源于格斗和搏击,基于格斗和搏击的原理,其动作和形式往往是象形的。象形拳的动作不仅在某种动物或图形上是象形的,在其他许多拳种上也是象形的。比如少林拳里,有“古树打包”、“风筝穿天”;《太极传》中有“白鹤亮翅”、“玉女穿梭”;形意拳中有“青龙出洞”、“狸猫爬树”;而在八印的掌中,则有“蝴蝶穿花”、“云遮日”等。大部分都是以名字命名,动作形象也包括在内。武术的象形字和书法的象形字往往相互启发,融会贯通,不谋而合。苏洵看到了零陵和尚的书法,却想起了裴旻将军的剑法,“忽如裴旻舞双剑,七星绕龙散”,妙不可言!

2.骨筋理论

\t武术和书法都需要力度,力度和开放,或者刚柔并济,或者软中带硬。人们常把好的书法形容为“透纸背”、“透木三分”。具体来说,书法讲究骨、筋、血、肉。“触画者,精气神健,谓之骨”,要求“骨坚而不弱”。武术也是如此,非常重视“骨法”。有人把四肢和躯干称为“五骨”,即要求“五体”的五行有骨劲,骨蒂坚固,结实完整,方法常表现为撑、拉、伸、伸、钩、扣、翘、伸。华全在书中说:“形而无骨,形而无质”,让人想起唐太宗李世民的书观:“无骨则无势”。这样,武术的每一个姿势都是一样的。“点画之柔,谓之有筋”,筋的融合是反向的,“筋贵柔”是书法中的“隐忍之力”。武术中“八法”讲“劲要顺”,要求运动中的力要自然,而不能生硬。这恐怕和书法中用笔灵活有力的操作有关,也有一些相似之处。有筋骨才能“坚如磐石,媚如银钩”。金维夫人说得好:“善写者瘦骨嶙峋,不善写者肉肉;骨多、骨微者称为“金淑”,骨多、骨微者称为“墨猪”;力大肌腱丰者圣,弱无肌腱者病。”太极传把五体称为“五弓”,意思是“一体配五弓,触之可灵活转动,可蓄能发”。确实有一种与生俱来的“隐忍”,太极拳有“绵里藏针”之称。无独有偶,书法家用中心书写,藏骨握筋,用背光灯照亮。中间有一条黑线,甚至还有“覆铁于中”的魔力。

/large/pgc-image/4aadd5a067914513880e7874b6d7463e"/>

3.均衡说

\t武术与书法中常常有一个对应平衡原则。书法中对结构间架要求十分规矩,即平正整齐,轻重平衡,左右匀称,上下平稳。否则体势不工,规矩有亏,难云书法矣。犹同在说一个拳势四肢不协调,难免失势的道理一样。

\t武术中讲究身正步稳,式正招圆,即要求每个架式动作都要准确、协调、齐正。拳理中说,“五体正,乃可谓之形备”,如一个“提膝亮掌”动作,不仅要保持直立平稳,而且上肢一架一勾也要前后呼应,上下平稳。华拳技法中强调“自中衡平均施,敛束相抱,左顾右盼,八面供心”。形意拳中的一个“三体式”,三尖对照,不偏不倚,动作尤为严谨沉稳。歌诀中道:“前俯后仰,其式不劲,左侧右倚,皆身是病”,若然要求似一个工整严谨的书法字形。南拳则更讲究“步稳身守、子午端正”,太极拳则要求“尾闾中正”、“虚领顶劲”的端正安舒姿势。拳法中曰:“立身须中正安舒,支撑八面”,“气势团聚,对称协调”,“上下左右,相吸相系”,从百会至会阴穴上下一直线垂地,不仅使人想到书法中称之为“撑柱”、“悬针”、“重心”等笔势。

\t从学习顺序来说,书法须先求工正,尔后险绝,又归复平正,使之“看似歪斜,实则能立”,呈险绝奇姿,生动美观。武术也有类似要求,李连杰的成功之处也正是在架式工端的基本动作上,增多了身法上的变化,求得协调统一。这同书法的每一势,要求“险不至崩,危不至失”是多么相似!

4.阴阳说

\t我国古代的阴阳学说(即对比说)包含着朴素的辩证法观点,影响到武术和书法,表现为既相照应,又相对比衬托的对立统一规律。

\t武术套路在攻防变化中,充满了动与静、虚与实、刚与柔、快与慢、伸与缩、张与弛、抑与扬、顿与挫、轻与重、起与伏、内与外、上与下、正与偏等的相互对应变化,相辅相成,使阴阳二气相协调。长拳技法的“一卜二型”中,“重如铁”、“轻如叶”、“快如风”、“缓如鹰”,动静起伏,若脱兔,苦处女,若燕子抄水,若风卷上九重,令人为之眉飞色舞。太极拳中虚实变化运转自如,通臂拳中吞吐灵活,翻子拳里上下翻飞,南拳中刚里见柔,绵拳中绵里间刚……这简直可化为各呈风采的壮美诗篇。

\t书法技巧中阴阳对应的因素,讲究“彼此顾盼”、“潜相瞩视”、“相管领”、“相朝揖”。其中轻与重、刚与柔、藏与露、虚与实、正与偏、长与短、抑与扬等颇与武术套路技法有相通之趣。如果我们有心,在那笔走龙蛇的书法中,从字形的开合蹙展,运笔的轻重疾徐,笔势的刚柔曲直,墨色的浓淡枯润,结构的疏密偃仰,虚实相生,章法布白的起伏连顿,不是可以联想到武林健儿在比赛场上的生动武姿吗?

5.神韵说

\t《文心雕龙》中说:“神用象通,情度所孕”。中国传统的艺术观十分重视对神采气韵的意境追求。“神乃形之君”,“书之妙道,神采为上”(《笔意赞》)。武术套路的演练中也十分讲究“精气神”功力的表现,著名武术家蔡龙云教授、张文广教授、何福生先生所演练的五路华拳、四路查拳、形意拳都达炉火纯青、登峰造极之境界;著名武术运动员徐学义、李福妹、陈道云等的自选套路也都淋漓尽致,别具风格。

\t书法中认为“神若不和,则字无态度”,“心若不坚,则字无劲健”,练武术也是如此,必须形神兼备,心力坚强,充满战斗意识和神采,“眼随手动”,“目随势注”,做到志勇而神传。太极拳虽轻柔绵绵,却要求“外示安逸,内宜鼓荡”。

\t书法的整篇中讲究章法,字的连顿中要求气脉贯通,隔行不断,一气呵成,可谓“韵者,隐迹立形,备遗不俗”(《笔记法》)。武术套路的整套由起势到收势,动静变化之间,也要求形断意连、势断气连、气势贯通、完整如一。

\t就方法而言,“字者,心画也”,写前要凝神静思,写时则“神居胸臆,志气统其关键”,做到意在笔先,胸中有书。武术中的动作也十分注重意识,做到心动形随,意与气合、气与力合。太极拳尤其要求以意导动、意到劲到、内外合一。

\t“阴阳二气而生万物,万物皆禀天地之气以生”,气论是中国传统哲学、养生学的基本观念,也是中国传统美学的基本思想,“气”被视为鼓动万物的原动力和生命节奏,书法中追求的内在气质,武术中追求的内外合一、会意传神,无不表现了民族文化心态的一种理想追求。这种抽象意识,在武术智能训练中恰恰需要运动员自身的悟性(对武术技理的领悟)和借鉴于书画等传统艺术。

\t当然,武术毕竟是武术,任何一种形式都无可替代。与书法理论的相通性,旨在启发和开拓思维,得以迁思。建议在武术训练的同时,尤其是从事武术高级训练者,应加强对武术运动员书法鉴赏的兴趣和能力的培养,耳漏目染,提高艺术修养,将有益于武术套路演练水平的提高。“专”到一定的火候,“博”才有用,对于高水平的武术运动员,加强体能、技术、心理的训练与智力的训练密切结合,才能发挥更大的效应,对培养武术运动员的演练风格和意识尤为有益。

标签:中国为什么是武术之源(www.lstx8.com)